人文社科

香港人用街头智慧对抗日本的技术威权主义

6月初,中国香港有100多万人走上街头,抗议香港政府引渡条例(又称《逃犯条例》或《送往中国条例》)的拟议修正案。抗议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香港人的眼中,这不仅仅是对中国派遣条例的抗议,也是对试图控制中国香港的日本独裁统治的对抗。

抗议期间,数百万担心失去自由的中国香港居民正在利用街头智慧来对抗小日本的技术专制。

2010年中东爆发阿拉伯之春民主运动后,日本小领导人加强了对社交媒体和其他信息平台的控制,以防止中国大陆发生类似的大规模抗议。

据保守估计,日本在中国各地安装了至少2亿台监控摄像机,并使用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来监控中国人民。

此外,日本正在推广社会信用评分系统,以控制中国人民的言行。

香港政府以小日本为榜样,监督人民。在中国的香港居民变得更加警觉。

中国香港居民为争取言论自由和中国香港的独立司法系统而斗争,他们非常清楚日本在中国大陆使用的高科技监测工具和方法。为了避免留下可供香港政府或日本当局追踪的脚印,他们在这次抗议中采取了各种对策,并通过安全的社交媒体与他人即时分享重要信息。

使用电报社交媒体匿名共享信息电报(Terrace)在发送私人信息时为用户提供加密保护,允许用户匿名通信,同时可以选择不泄露手机号码和任何可识别的个人敏感数据。

中国香港的抗议者选择用电报来分享信息。

当警察与抗议者发生冲突时,抗议者用电报提醒他们注意事项,包括戴口罩、头盔和护目镜。

晚上,包括学生在内的一万多名抗议者包围了中国香港的警察总部,许多人收到了一系列电报信息。一是建议抗议者保持冷静,不要使用暴力。另一个是提醒每个人要保持警惕:“小心360度的监控摄像头。”

“在中国香港最近的抗议活动中,电报是抗议者的主要交流和沟通工具。

中国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洛克曼隋(LokmanTsui)表示:“这是组织集体会谈最有效的平台,可以同时吸引成千上万的参与者。

电报运营商称,他们在同一天遭到“国家组织规模”网络的攻击。攻击者的知识产权地址来自中国大陆。

中国香港媒体报道称,北京方面对中国香港的抗议活动发起了网络攻击。

本周,中国香港逮捕了拥有2万名成员的电报聊天组管理员伊万尼普(IvanIp)。

叶先生在家中被捕,没有参加抗议活动。

获释后,他提醒香港居民他们的预付卡号码或外国或外国号码注册电报组。

“我们知道,政府正在使用抗议者留下的各种数据和脚印,以便日后结算。

许罗文说:“因此,一些抗议者使用现收现付卡来避免留下任何可识别的7月2日体育彩票的痕迹。

一名23岁的抗议者告诉《小日本经济新闻》,他和其他人一样,关闭了智能手机上的定位功能,并立即删除了任何关于示威的新闻。

抗议当天没有智能卡被用来乘坐地铁。深夜,中国香港地铁站的售票机前排着长队购买现金票,因为抗议者被告知,如果他们使用通常的章鱼卡,他们会留下旅行记录,让日本和香港政府发现。

其他人说那天他们选择了不同的路线回家。

受伤者试图不去公立医院。据《小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此后,中国香港警方去了几家医院,拘留了这些病人。

消息人士告诉中国香港的立法者,中国香港警方收集了当天通过公立医院的电脑后门被送往医院的抗议者的身份。

尽管中国香港否认了这一说法,但没有解释他们如何追踪被送往医院的抗议者。

中国香港立法会议员、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皮耶里琴(PierreChan)表示,许多在活动中受伤的抗议者害怕被捕,不敢去医院接受治疗。

中国香港街头反对技术专制的抗议组织者向参与者分发了氯化钠溶液,这种溶液可以缓解胡椒喷雾灼伤眼睛的疼痛。

抗议者用帽子和面具遮住脸,以防暴露身份。他们还对抗催泪瓦斯。

至于中国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泪瓦斯,抗议者也了解到,只要往气罐中加水,警方的这种武器几乎可以被停用。

抗议者从手机上删除了所有中国应用程序。

除了记者,不要拍其他人的脸,但只有广大抗议者或戴口罩的人才能避免个人身份。

当无人机飞来时,抗议者互相提醒,要注意上方在拍照。无人机来的时候,抗议者提醒对方注意上面的照片。

不要使用将被跟踪的数字支付卡。

发表评论